热点资讯

你的位置:盛煌 > 业务范围 > 全球正在围殴美元

全球正在围殴美元


发布日期:2024-06-24 15:55    点击次数:177


我们再一次见证了历史!

6月6日欧洲央行决定率先降息,历史上第一次和美元背道而驰。

这一次欧元降息的决定,为什么重要?看这张图就明白了。

欧央行成立至今,已经有20多年。

历史上,欧元从来都是跟随美元,只有落后、没有先行降息的情况,更别提违逆美元进行操作。

可是这一次,不仅是欧央行,连加拿大、瑞士等国央行,也没等着美联储动作,就开始率先降息。

这释放了什么信号?

这意味着,美元的全球领导力正在下降,美元正在失去 “霸权威慑力”。

这意味着,各国和美元做不一样的动作,不再惧怕被美元资本做空,从而被拉爆国家经济。

这意味着,我们正在进入一个“多元货币”的时代。

而这一切对于资本市场,对于中国来说,又将意味着什么呢?

一、欧元为何降息?

欧洲为何敢于率先降息?

从学术的角度来说,这是因为欧洲的通胀,控制得比美国更成功。

2024年4月,美国CPI高达3.4%,而且今年以来还有反弹的势头。

相比之下,同期欧洲CPI仅有2.4%,处于合理水平。

你可能会好奇,按道理,俄乌冲突对欧洲物价的影响更严重,为什么通胀却更低呢?

这是因为,美国政府过度滥用了“印钞权”。

疫情之后,美国政府为了获取选票,大发美债、刺激经济,导致今年美国货币总量M2,较2019年末大幅上升了36%。

货币滥发,就会导致通胀更严重。

相比之下,欧洲则采取了更加谨慎的做法。

至今,欧元区货币供应总量,较2019年末仅上涨22%,增幅比美国小得多。

“不要滥发货币”——这也是欧洲人从魏玛德国恶性通胀、最终导致希特勒上台的历史中,获得的血泪教训。

但是除了一般学术观点外,欧元不再跟着美元走,柏年认为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因素,那就是美元的威慑力正在下降。

过去,美国人总是用“美元潮汐”收割其他国家,让其他国家害怕。

美元加息时,全球资本回流美国,导致各国缺乏资本,容易爆发金融危机——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就是这么来的。

为了遏制资本外流呢,各国不得不跟随美元,一样加息。

可以跟着美元加息,也是“钝刀子割肉”。

因为高利率会压制本国经济,长期维持下去,也会造成经济衰退。

等到各国经济危机相继爆发,一大批人失业、挨饿,全球总需求下滑、物价下降。就会帮助美国人,消解由他们滥发货币所引发的通胀。

这就是美元向全球征收“铸币税”的一种方式。

到最后,美元再顺势降息,抄底各国的优质资产。

80年代抄底拉美、90年代抄底俄罗斯、东南亚,10年后抄底欧洲,这才是一轮完整的“美元潮汐”过程。

可是这一次我们居然发现,“美元潮汐”好像基本失效了。

除了像阿根廷这种,自己把自己玩死的之外(24年阿根廷GDP预计萎缩3.8%),最近全球的金融分析师们,都在追问:

美元已经如此加息了,为什么还没有大型国家破产?

为什么“美元潮汐”失效了?

柏年认为,这其中有三个因素值得深思。

二、“美元潮汐”为何失效?

第一个因素在于,美国过去几年滥用“长臂管辖权”,不是制裁伊朗、就是踢走俄罗斯,甚至还威胁要把中国踢出去,导致各国对美元不再信任。

从数据上来看,2003年,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的份额约为三分之二;到2021年,占比降至55%,去年进一步降至47%。

当然,各国对美元不信任,不完全等同于人民币就能崛起,毕竟我们还没办法做到自由兑换。

可是各国至少都可以做到,不把鸡蛋放到一个篮子里。

比如美国盟友以色列,从22年开始就将人民币、日元、加元、澳元,这四种货币加入到储备篮子,同时压缩美元的占比,以防万一。

各国都这么做,就会导致美元在国际货币中的地位下降,这就是“美元潮汐”失效的原因之一。

第二个原因则是,美国自身实力衰退,它自己也没有能力,掀起更大规模的潮汐过程。

我们讲“美元潮汐”,大家一般会关注“资本如何流出各国”,但资本流回美国也要有去处。

基于这个考虑,2022年美联储加息的同时,拜登政府推出了《通胀法案》和“制造业回流计划”,企图将回流资本引向新能源、半导体等实体产业。

可是美国的工业文化早在30年前就衰退了,整整中断了一代人,不是这么好恢复的。

俄乌冲突和中美半导体争端后,一大批欧洲、日韩企业赴美建厂,我们看到案例很多,可是成果寥寥。

比如台积电在美国的工厂,至今一半的岗位空缺,招不来人。

而从数据上来看,2024年4月美国工业产出指数同比下滑0.4%。过去1年半的时间里,几乎是“零增长”。

这样的实体经济,怎么能说服美元资本,进行投资呢?

正因为回流的美元不愿意去实体,所以资本只能待在美国楼市里“炒房价”,要么待在美国股市里“炒AI概念”。

可是楼市、股市的承载能力毕竟是有限的,泡沫起来之后,再多的资本,美国金融市场也吃不下了。

还没回流的资本一看,如今美国泡沫也很大,那还不如在第三世界国家老实呆着。

所以这一轮,美国政府虽然看起来加息多,但是它能掀起的“美元潮汐”,实际上水花有限。

远不如90年代,美国进行“互联网革命”的时候威力巨大。

当时的美国实体经济能吸纳大量资金,轻而易举就把日本、俄罗斯、东南亚这三个“经济巨人”淹没了。

而美元潮汐失效的第三个原因,就涉及到中国了。

过去两年,全世界大型国家里,只有中国和日本,和美元的操作基本相反。

其中呢,中国吸收了大部分来自美元的“火力”。

可是从结果来看,我们通过一系列手段,稳住了汇率、稳住了经济,这就给其他国家打了一个“反美元”的样板。

跟在中国身后,可以减少来自美元的压力。

所以这一次,欧洲央行决定不理会美国、率先降息,可以说是正式宣告,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“多元货币的时代”,美元不再是一家独大。

未来,各国不参考美元、独立进行货币操作的案例,只会越来越多。

三、对资本市场有何影响?

在“多元货币时代”,资本市场会出现什么样的变化、或者说机会?

目前,中国和欧洲已经开始通过降息,向世界投放流动性,这就会带动世界经济,从“美元高利率”的压制中,逐步回暖。

所以今年以来,我们的外贸产业链表现是很不错的。

5月份,中国出口同比增长7.6%,接下来还会继续回暖。

在股市中,这会带来上市公司的利润改善,和指数上涨。所以我对今年下半年的A股表现,还是非常看好。

可是对美国来说,事情就不是这样了。

全球经济已经开始复苏,可是美国自身通胀还是很高啊。

没有大国破产,美国的通胀就得由它自己消化。

可是今年又是美国的选举年。

因为“高利率”已经施行了两年,美国的老百姓现在是非常难受的。美联储报告,美国信用卡违约率刚刚创下新高。

所以为了安抚民众,我个人认为在11月大选前,美联储大概率会开始降息。

这也是美国投行,如摩根大通、高盛们的普遍判断。

可是,在经济已经“滞涨”的背景下,冒险降息,会进一步加剧未来通胀。

这就让我想起了1980年的“第二次石油危机”。

当时,美国总统卡特和候选人里根,角逐下一任总统宝座。

为了安抚民众,卡特指导美联储,在通胀非常严重的情况下强行降息,直接导致国际油价大涨,通胀螺旋式上涨。

2024年美国的情形,和1980年有太多相似之处。

“滞涨”的经济背景;大选前要强行降息;再加上中东又在打仗(1980年是“两伊战争”)。

毫无疑问会给美国通胀升温,创造了一个非常适宜的环境。

而通胀危机衍生到最后,就是美元的信任危机。

因为美元变“毛”,不值钱了。美元计价的大宗商品价格,都将大涨。

1980年,当时的国际资本选择做多石油。

四、美元的反击?

当然了,美国是“瘦死的骆驼比马大”,不可能坐等着美元霸权被消解。

那它会如何维护美元的地位呢?

首先让我们来看一下,1980年代,美国是如何解决上一轮“美元危机”的。

首先在经济上,当时的美国里根政府,通过“高利率+大赤字”的组合,一方面支撑美元汇率、一方面刺激本国经济,实现了“强美元”战略。

到1985年,表征美元汇率的美元指数,短短5年内翻了一番。

80年代美元指数翻一番

那时候,买美元资产的国际资本,都赚了大钱,对美国是信心十足。

巴菲特也是从那时候起,开始发家的。

可是,80年代美国之所以能采取“高利率+大赤字”的组合,是因为那时候美国政府的债务负担很轻。

1980年,美国政府杠杆率只有36%,所以在当时美联储主席沃尔克的指导下,美元利率即使加到最高15%,美国政府也不会破产。

可是今天呢,2023年美国政府杠杆率已经高达113%。你看美联储还敢把利率加到10%以上么,加到5%就不敢加了。

当前状况下,美国财政只能负担那么多利息。

而如果没有继续加息的决心,美国政府何谈打断通胀预期,支撑强美元战略呢?

这是其一。

其二,80年代美国在政治上也有颇多操作,目标是强迫各国使用美元。

例如在中东,美国借以色列之手掀起中东战争、威慑石油国,强迫石油挂钩美元。

在拉美,美国政府密谋“秃鹰计划”,通过策反、暗杀、颜色革命,在拉美广泛建立亲美政府,将拉美的铜矿、铁矿也与美元挂钩。

美国的政治操作,也将大概率失败。

所以总的来看,美国复刻80年代的成功做法,挽救美元危机,已经几乎不可能。

接下来我们可以关注一下,美国人还能再设计出哪些新花样。

那如果最后,美国人没办法了,坐等着世界货币体系朝“多元化”发展。最直接的结果,就是美元的长期贬值。

二战后,随后英镑的国际货币地位被美元取代,此后70年里,英镑兑美元的汇率,从4.3:1一路掉到如今的1.3:1,贬值近7成。

未来,当美国也开始重走英国的老路,我们可以期待一下,美元又会给全世界爆出怎样的“灿烂烟花”。